陆涛声文学论坛文学天地小说园地 → 《官运》3


  共有19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官运》3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坡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终身成就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创作大师奖
您的文章总会让人赏心悦目,继续努力哦!无限贡献奖
为无限工作室做出巨大贡献的奖章!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16713 积分:84184 威望:1000 精华:133 注册:2004-8-9 16:01:54
《官运》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8-8 21:16:49

 

第三章

      北伐胜利四五年了,南京国民政府稳住了整个中国的局面,江南世道一时大见太平。外乡有些资本的人陆陆续续来到柳林镇赁房开铺子做生意。有徽州人、溧水人、常州人,还有扬州人、丹阳人。徽州人大都开南货店,溧水人大都开药店或到本地药店当朝奉,常州人大都开广货(百货)、五金店,扬州人多以理发为业,丹阳人多以做浴室搓背为业……徽州人和溧水人怕当地人欺侮,组成了同乡会 ,特建了会馆,遇事就聚到会馆商量对策。小镇街道东,西两头原有宿门,这宿门近似城门,只是小些,是为防长荡湖湖匪进镇侵扰抢劫筑的。早开晚闭。随着外来生意人增加,小镇街市一下冲破宿门,东西两头都向外伸展了许多。店铺多了,货的花样品种也多了,许多店铺出现了小镇人从未见过的时新货和洋货。

      柳林人吸烟原只用烟筒和水烟筒吸旱烟,或自栽烟草自晒制,或由专制旱烟的烟店精制包成小包,由南货店出售。如今小镇南货店里出现了大克雷斯牌、哈得门、大鹰牌、美丽牌、金字塔牌、老刀牌卷烟。柳林人穿衣和垫盖皮的布,本是自种棉花自纺纱用木绞机自织,镇上也有染布的“染青店”; 如今锦货店出现了大批机器生产的印花洋布、线呢、士林布,副绸布、凡立丁、毛毕叽、小纺绸……南货店出现了长方铁皮桶装的美国进口的美孚牌、英国进口的鹰牌“洋油”,出现了玻璃罩桅灯扣长脖子大肚玻璃罩美孚灯、汽油灯、宝塔牌“洋火”, 出现了上海产货搪瓷面盆、牙刷、黒妹牙膏、蝴蝶牌牙、双妹花露水、雪花膏、百雀灵面油、长城牌热水瓶、双钱牌橡胶雨鞋……永昌广货店出现了小镇头一架黄铜盆里伸着歪脖子“公鸡头”的手摇留声机,裕德堂妇科药店老板从上海带回了小镇头一架五灯干电收音机……

      店家多进货量也大了,小镇有了专门用船运货的老板,也有了定期开常州、无锡的帆篷快班船载客、带货,还经常有船开上海往返运货或载客供人跑单帮。店家进货多,搬运活也就多了,这一带称镇上当挑脚的人从四五个增添到十来个。有时活多,挑脚来不及干;有时活儿少不够干,挑脚们又要为抢活干发生争执。荣丫头已年近三十,成彪形大汉,在挑脚中也是老牌子了,又是强横出了名的主,像受圣旨封过的,哪怕只有一个人干的活,都得先让他占,没有人敢跟他争。

      有个叫“老巴子”的,二十六、七岁,个子瘦小,头脑简单,说话罗里罗嗦不着点子,老被人欺得挨不上干。东街外收蚕的茧行里要挑茧子装船运送去苏州,老巴子事先找茧行王老板讲好,找挑脚也算他一个。开始挑茧这天,他提早吃早饭头一个赶到茧行门口等开工,茧行原只要五个挑脚,临开工时却到了六个。其中有个叫长根伢的大大个子事先并没有跟茧行老板说好,硬要参加挑茧,要把老巴子挤掉。老巴子不买帐,跟长根伢争吵起来。他人瘦小脑子简单没能耐,脾气倒是挺急躁,没噜上几句,便一蹦一跳骂骂咧咧。长根伢自恃身高力大,就伸手把老巴子一推一搡,把他推搡得摇摇晃晃趔趔趄趄,要赶他走。茧行老板王家佬怕惹麻烦,不敢出面裁决,别的挑脚只相劝别动手,也不肯说公道话认为谁该参加谁该让。老巴子宁输拳头不歇嘴,“日你娘”、“ 操你娘”骂个不停。长根伢手脚越下越重,老巴子鼻子、嘴里都流血了,长根伢还不停手,后果很难预料。

      这天荣丫头是为永昌南货店挑货,这时正扛着扁担络绳经过茧行门口,不由停住脚看着吵闹。他家住得离老巴子家不远,知道老巴子家境况很糟:虽住着两间祖上留下的旧瓦房,可有个年近六旬的瞎眼老娘,两个还没有台子高的小伢儿,一个老婆在家照应老的小的,其他什么活也干不了,一家五口,全靠老巴子这瘦小个子卖力养活,时常有早餐没有夜顿,身上衣衫都是补补纳纳拖拖挂挂的。过去荣丫头曾经为自己争取活干也逼老巴子让过档,欺过他,可并没有凭力大打过他一记。这时见长根伢邪里邪气硬是欺侮老巴子,不由有些可怜老巴子,为他不平。娘的,老巴子经得住你长根伢打吗?

      长根伢见老巴子象只马蜂似的叮住不舍,一把揪住他衣襟,象老鹰抓小鸡似的拾起来,一摔,把他扔出一丈多远。老巴子被摔得跌倒在地,痛得哭喊起来,接着又爬起身冲向长根伢要拼命。长根伢又揪住他衣领,扬起拳头,狠狠地朝他面门砸去,这千钧一发之际,荣丫头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抓住长根伢握拳的那只手肘子:“欺这种人算什么好汉!放开他!”

      长根伢没想到荣丫头这时会突然出现还阻拦他,先是呆,随后放开老巴子,侧过脸,似乎早对荣丫头怀不服情绪,冷冷地盯着他:“要你多管什么闲事!”

     “大路不平有人铲嘛。”荣丫头心里也直发毛,口气却不温不火,嘴露出-丝轻篾的笑。在挑脚道里,他不能容忍有人对他老里老气。长根伢平日仗个子高大有几分力气,常常流露一种和他荣丫头分庭抗礼甚至一争高下的气势,冷笑着说:“凭你?”这时刻,荣丫头骤然升起一股狠劲,产生压倒对方的欲望:“是我。”他像只静伏等候暴发的猛虎,等着对方挑战。

      “你想跟老子交交手?”长根伢果然挑明要较量的意思。

      “你想交手,粪勺不拒绝屎粒头。”荣丫头随即应战。

      眼看两虎要恶斗,茧行老板王家佬和其他挑脚都怕闹出大祸遭受连累,一齐上前劝阻,把两人隔开。王家佬作调和说:“都是为要活干,是小事,不必争了,今天我就多用一个人。”

两雄火拼断了火药线,各骂了对方一声“老卵”,气焰都减退了。

      荣丫头正打算拿起扁担络绳去挑货,王家佬突然有感而发说:“我看,往后你们挑脚里最好有个头,每天歇工时把第二天街上店家要干的活排排,支配着大家轮轮分分,省得老是为争活干吵架难为主家。”

挑脚们都说王老板讲得有道理。荣丫头也停下不走。

     “你们说说,这个领头的该让哪个做?”长根伢急切地问挑脚们,眼神里流露出自己要当的意思,盼别人提他。

      “我!”荣丫头不等别人开口就硬声硬气接应。他虽然平日没人不敢惹,有不怕找不到活干的得意;但讨不到老婆,也常常感到几分被人看轻的耻辱。他看到,在这柳林街上,让看得起受敬重的,是那些店铺开得火红的大老板,还有就就是乡长、保长、警察所长丶保安队长这些带“长”的人物。他不敢想那天能发横财当大老板,也不敢想当乡长、保长。王老板提出推个挑脚头,一下开了他心窍吸引住他。这挑脚头头,大小也是个头目,能在一帮人中说话算数,真当上了,也好让人看看,我荣丫头在柳林街上多少也是有点脸面。

他志在必得。

      长根伢偏不甘服:“凭什么让你做?”

      荣丫头左边吊鸡眼掀得眼珠仿佛要弹出来:“让你做?”

      “我就不能吗?”

      “那先要能叫我荣丫头服贴!”
      “那就较量较量!” 显然,长根伢以为自己身大力不亏,似有必胜的把握,大有横枪立马之势。

王家佬和其余挑脚又慌了,又忙把两人隔开。王家佬在这紧急关头又想出一个解结的主意:“我说,你们不必用打架来比输赢高低,都要靠力气赚钱过日子,万一哪个伤了,不光自己吃苦头,还连累家小受苦。既然都是干力气活的,还是用干活来比力气好些。”

     这主意,挑脚们都赞成,荣丫头和长根伢也表示同意。当下便约定,傍晚歇工后把全镇所有挑脚都召齐,再请几位店铺老板做中证人,到徐记茶馆商议比较的办法和规矩。

     傍晚,该约的人全到了徐记茶馆,定下了比试办法与规矩:先让荣丫头和长根伢两人到邱记小饭店吃一饱饭菜,然后到东头大河边,借许记粮行的小麦,各自尽力装足挑一担,挑到船上,再回头挑上岸,看哪个挑得多、挑得稳。赢的就做挑脚班的头;输的不仅要服从赢的当班头,还要负责付两人的饭菜钱。当下,由许记粮行老板许家佬执笔写成字据,一式三份,当事人和中证人或按了手拇指印或盖了私章,把手续办得十分完备。

这比赛的消息在小镇上的人们一传十,十传百,纷纷涌来围观,象看出把戏看出会,形成一股潮流,尾随荣丫头他们,先到邱记小饭店等着。

      两个人的下饭菜, 是各一大碗红烧肉和一大碗大烧百页。长根伢吃了满满五大海碗白米饭,红烧肉和大烧百页都只吃了大半还剩下些,荣丫头吃饭,一碗接一碗,连吃了六大海碗;一份红烧肉和大烧百页都全部吃了精光,很有点薛仁贵斗米十肉的食量。单凭他这顿饭,就使中证人和看闹热的人大为惊叹佩服。

      到河边比挑麦时,观看的人又增加了一倍。

      河边码头一棵竖着的粗毛竹上,挂上了一个盏强光白亮得耀眼的汽油灯。让比挑的小麦是用麻袋装好的,两种麻袋,大的装一百斤,小的装五十斤,挑时用麻绳络子络着,随挑者装几袋,已先由其他挑脚用独轮车推到河边堆着。荣丫头和长根伢都找来了最粗壮最硬的扁担,都是豁出去的架势。

       先是由长根伢挑。他装了一担,三百斤,从河岸上沿码头,一步一步下十四级石阶,再走过跳板踏上船头,把跳板压得弯下许多,把船头压得低下好一截。他在船头上慢慢转了个身,回头又走过跳板,蹬十四级石级挑到岸上还原,算一轮完结。长根伢象个巨人,这么重的担子一个来回,稳稳当当,气喘得并不凶。

轮到荣丫头了,他并不动声色,不慌不忙脱下上衣赤了膊,卷起裤脚管,把上衣当布带紧绕在腰上,打了个实结,用绳络络了四百斤的担子。他弓下身把扁担搁上肩,两腿摆成坐马势,用劲一提站直身子挑起来,正要迈步,“嘎啦”一声,扁担断成两截。显然,没有一根扁担可以经得起挑四百斤。他便叫人找来一根小茶碗粗细的毛竹扛棒。围观者中有好些人不相信他能真挑得动四百斤,力再大终究是个人,不是神仙。有人劝他再找两个空麻袋分装,减掉五十斤,怕他意气过盛压伤身子。他根本不听,用扛棒挑起担子,一言不发,一步一步向前迈去。论个子,他不过是中等高度,比长根伢矮,可他身板阔达达厚墩墩的,像是铁铸铜浇而成的;迸足劲的两条条臂膀,就象两条蜷曲的粗铁棍;吃上斤两的两腿,就如两根移动的石柱,那四百斤的担子横压在他肩头,犹如搁在一块厚厚的石碑上。他脚穿着布筋编织的“草鞋”,一步步跨下码头石级,走过随他移步下晃的跳板踏上船头,站定后,故意耸了耸肩头晃了晃担子,把船头压得晃着朝水里点了几点头,使河面泛出一圈圈波纹。而后,他稳笃笃转过身,走过跳板蹬着石级回到岸上,不紧不慢把担子放下,两条粗臂交错着在胸前一搭,瞪大吊鸡眼,自负地望着长根伢,气都不喘。他神情似在说:“看你这野种服不服!”

     镇上人大都知道荣丫头从小练甩石锁,力气大,究竟大到怎样并没有数,这回一见,都惊讶不已,有人情不自禁喝采叫“好”。有人说,他是“大力星”下凡,李元霸再世。

      长根伢脸发了红,眼睛也发红,并不甘心在众人面前服输,面上掠过一丝尴尬的神色,呼吸反而剧促了,迟疑了一会,突然上前托起荣丫头放下的担子,身子一倔,摇摇晃晃挑得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向码头石级跨去。看热闹的人都大吃一惊。有好几个人急忙上前阻拦,劝他不必强撑面子,免得出事惹祸伤坏身子,老实人庆生伢和另一个挑脚还帮他托住担子,要他放下。

      荣丫头从长根伢挪出两三步,一下就掂量出,他根本没能耐挑着下完十四级台阶。哼,你这狗日的,我等着看你摔到头破筋骨断呢,让你自作自受。

      长根伢偏偏还不肯顺势下台,怒吼着叫庆生伢他们“滚开!”

      庆生伢发急说:“你万能一弄坏身子,老婆、儿子就都得跟你受罪呀,你还是留点力气养家糊口吧!”

长根伢还是不听,强着要往下挑。

      荣丫头听庆生伢一说,心倒软了几分:不可怜长根伢,还得怜怜他的家小呢。荣丫头知道长根伢更不会听劝阻,便不声不响快步悄悄闪到码头上,抢到长根伢前头,连冲下五六级石阶,等着长根伢担子下来。

长根伢不顾一切,冲开劝阻的人,摇晃着沿石级往下跨着,荣丫头也随着往下一点一点退。长根伢跨到第五级石阶时,身子晃动幅度大了些,担子一头拖撞到石级,人顿时失去平衡,往下直跌。眼看就要出事闯出大祸,这刹那,早有准备的荣丫头眼捷手快,跨上一步,双臂猛地搂住长根伢身子,右肩侧着往上一挺顶住扛棒,而后就接过担子挑回岸上。长根伢早就用力过头,这时一下瘫软地坐到石级上,面孔发白,冷汗如雨注,气喘得呼呼响。歇了好一会,才让人搀扶着慢慢踏着石级走上岸来。

      从此,荣丫头又以力大无比威震柳林。挑脚班头头的小头衔自然得到了公认。他自觉得身子又高了一截,甚至高过了长根伢。挑脚们都服从他,他叫谁干谁就干,叫谁歇谁就歇,没人敢跟他硬顶一句。事出于他帮老巴子打抱不平,老巴子对他仗义相助十分感激,特地把他请到尤记小酒店,买了一盆冷切猪头肉一盘椒盐花生米,让他喝了一顿酒。喝了这顿酒,他更觉得老巴子可怜,每回派活干,都尽量给照应。老巴子得到他这棵大树遮荫,对他更加亲近恭顺。

      挑脚们干活小休时闲脚,还常带佩服的口气谈论荣丫头的力气。

“荣丫头,凭你这身力,要是一头牯牛往前头冲,你扳它两只角能拗得住降得服吗?”

荣丫头自信能够,吊鸡眼一掀:“这还用说!”

     “听说上海大世界有个大力士显本事,能把往前开的汽车拉得往后退呢。”

     “那有啥了不起!”荣丫头没有到过上海,连常州也没去过,没有见过真汽车。汽车的模样,他只在有的店老板家从城里买来的画张上看见过。一张印刷的“洋画”上,画的是上海“大世界”门前的马路,高高的洋房下马路上,有许许多多穿红戴绿的时髦女人和穿洋装的男人,有不少人骑着两个轮子的脚踏车,还有不少黑色、蓝色的乌龟汽车。一辆乌龟汽车在画张上只有一只一节花生那么大,真的汽车究竟有多大,荣丫头不知道,竭力猜想着,尽量把它想象得大些。他想,至多也不过跟一头牯牛大小相仿。说得再神,也是外国人用铁皮造出来的死东西,开动的力气总不会比牯牛大多少,也不会象牯牛那样活灵灵的会耍脾气瞎犟。无论他怎么努力把它想象,他眼前闪现的,始终还是画张上大花生节儿大小的“小乌龟”。他满有把握说:“那东西,我要拉它往后退,说不定还用一只手就够了。”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月冷清秋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版主 帖子:1643 积分:7872 威望:0 精华:14 注册:2012-11-26 16:36:2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8-10 19:55:58

荣丫头还有同情更弱者的心,是个复杂的人物形象。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坡
  3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终身成就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创作大师奖
您的文章总会让人赏心悦目,继续努力哦!无限贡献奖
为无限工作室做出巨大贡献的奖章!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16713 积分:84184 威望:1000 精华:133 注册:2004-8-9 16:01:5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8-14 20:35:00

以下是引用月冷清秋在2018-8-10 19:55:58的发言:
荣丫头还有同情更弱者的心,是个复杂的人物形象。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舒扬
  4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
等级:版主 帖子:1838 积分:7354 威望:10 精华:21 注册:2004-8-10 19:04:11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8-23 16:34:04

活生生的人,性格总是复杂的。这一章触及荣丫头“善”的一面,似乎是时候了。但前面两章把他写得那么“恶”,这一章写他路见不平一声吼、帮助老巴子出恶气,似乎已经够了;再写他进一步帮助恃强凌弱的长根伢,好像弯子一下子转得大了一点。当然,我的感觉不一定准确,并常常是错误的。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官运》3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