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涛声文学论坛文学天地小说园地 → 《官运》2


  共有85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官运》2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坡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终身成就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创作大师奖
您的文章总会让人赏心悦目,继续努力哦!无限贡献奖
为无限工作室做出巨大贡献的奖章!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16648 积分:83880 威望:1000 精华:133 注册:2004-8-9 16:01:54
《官运》2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8-5 21:53:40

 

第二章

      世间事常是有一利也就有一弊。

      荣丫头长成了一个身强力壮的大小伙子,该娶亲成家了。他娘平时在他挣回的工钱里不断提出一些藏着,攒积了五年,也聚下六来块银洋。她到处托人给荣丫头说亲做媒,前后说了四五个女子,一次一次相亲,请吃饭,给媒人酬劳,陆陆续续花销,差不多花了积蓄的一半,没一个能说得合,一次比-次心疼,怨恨,尤其是有个女子脚还有点破,到他家门口朝屋一瞄,顿时一不屑神情,话都不说一句,拉着她妈转身就走。那脸色那眼神就像利刀,扎进荣丫头心头,依他心火,恨不得双手拎起那女子扔到旁边的荷花塘里去。

他娘越来越为他发急,唉声叹气。

      人家姑娘不肯嫁给荣丫头,一则是他家里穷得让人见了心寒。两间落在镇西北街后徽州会馆旁的茅草层,还是他爹手里搭造的,屋架梁、柱、椽全是用的毛竹,墙头全是泥土打垒成的;前后檐墙只有半人高,八九岁的孩子一伸手就能拉到屋檐的草,大门只能开在山墙一面;伸到檐下的毛竹架和泥墙外边,都让野蜂和各种虫子钻出许多小孔做窝,每逢春天油菜花开,茅屋四周飞满野蜜蜂,从一个个小圆孔进进出出,惹得镇上的孩子们眼馋心痒,常有三三两两的孩子拿着玻璃小瓶捻着草秸,张着圆孔掏蜜蜂取蜜吃,把孔越掏越大;还有,那泥墙里粘和着许多小蚌壳、螺狮壳、碎碗瓷片和瓦片,有的孩子手痒喜欢扒下它们玩,把本来就毛毛拉拉的墙面弄得斑斑疤疤。家里没有一件稍微整气一点的家具。他和娘各有一张毛竹床,都没有床架,是用城砖大的土基搁的;两顶帐子破得打的补钉已数不清,盖被是两条缺边少角的破被絮,没有棉垫被,寒冬腊月铺层稻草垫着席子;一张实拼吃饭桌台面板上几条拼缝裂得小指都好插进去;两三张小竹椅,每张都是一坐就叽叽嘎嘎四处响;碗、盆、碟、罐没有一件是白瓷的,全是宜兴蜀山产的粗陶,虽有一层深褐色釉显亮,边边沿沿还是毛疤疤的;家里没砌灶头,只有个烂泥涂草腰子抹做成的缸形行灶,没法用烟囱,油烟全闷在家里,把屋里每样东西每个角落都熏得乌黑焦褐……这茅屋里,大概不会比古戏里的薛平贵、王宝钏所住的破寒窑景况好多少。哪个相亲的姑娘进去看了能不皱眉头!二则,他家是长江北边逃荒来的。在苏南中部这一带人眼里,江北人会撒野不讲理,低下一等,背地里都称之为“江北佬”。柳林这一带人口音和常州、无锡、苏州相近,属吴语。到这一带来落脚的“江北佬”不少,来了多年都改不了乡音,说半句当地话就马上搭半句江北话。当地人一听到出口的“扎个腊个”(这个哪个),心里就起疙瘩。荣丫头虽是从小来到江南,本地话讲得还算纯熟,他娘江北口音多年来几乎一点未改,他一回到家少不得也讲江北话。本地姑娘若是嫁给“江北佬”,即使男家有田有产业,也没有面子,何况荣丫头是个穷挑脚。其三,荣丫头的爹在世时打老婆耍蛮劲就颇有名声,他自己十六岁大闹钟记粮行粪泼满街,横蛮野调的名声更大,哪个姑娘肯跟他既受穷又要准备承受拳头巴掌!

       按当地习惯,男子一般十八、九岁就娶亲成家了。荣丫头到了二十四五岁,连讨个二婚头或者脸上有麻子带疤的女人都没指望。他每过一次年长一岁,内心的焦躁、怨忿、沮丧就添几分。他身材壮实,可以说虎背熊腰。长着一张棕红色的“国”字脸,五官和面颊到处都是有棱有廓的硬线条;一对直挺挺的浓眉本来就生得低压着两眼,眉宇狭得两眉眉头几乎相接相连,两眼本来就常常闪几分寒光,说话原就不多,每开口总憨声憨气有几分冲。脸上成天是冷冰冰的样子,仿佛对人世间一切都厌恶冷漠。他一副凶狠相,镇上的小孩见了都害怕,哪个小孩刁蛮撒泼、哭闹,只要有人说一声“荣丫头来了”,便顿时吓得呆住。娶不到女人,苦恼渐增,脸上那付神情更加明显强烈,还添了几分仇恨的成份。

      荣丫头的怨忿总想寻机会发泄。他仇恨女人,每见到年轻女子,胸膛里就似有股烈火窜涌,如亟待找到口子喷发,恨不得抓过一个来捏住两条腿一撕两片。平时只要有机会,荣丫头就要找岔用粗野话冲女人。在路上,哪个女人走路无意间擦着他手臂或背,他便会骂:“骚货,夜里还没日够,青天白日还要卖骚!”到河边洗脚,哪个女人汰衣裳棒槌打的衣裳溅出水珠,有一点儿溅到他脚膀上,他就会骂:“发骚色人也不能这么大白天还丢人显眼!”……被冲撞的,最多是不满地睨他一眼,都不敢正面跟他接火顶撞。每次,他总感到解气,舒意,过后又依旧满腹烦闷和怨恨。

      这天,荣丫头和一帮挑脚为西街头施记木匠店搬运木头,从东街外大河里的木排中拖上一根粗长的圆木,分前后两头用粗麻绳络住,四个人用两根扛捧扛着往西街走,到街中段时,遇上了对面来的娶亲队伍。

这是天泰锦货店——即绸布店老板“刘扁头”断弦再续。天泰锦货店有三开间门面,用三个伙计,是镇上最大的锦货店,五十岁了,娶的还是十八岁的黄花闺女,据说长得如花似玉。娶亲队伍有四人抬的红灯花轿,一路鼓手喇叭吹吹打打,爆竹鞭炮连响,热闹得柳林镇上像过正月十五元宵节。队伍由西街徐徐往东进发。在这窄得如巷子的柳林街道上,两边交肩通过十分困难。稻箩粗近两丈长的木头,荣丫头和庆生伢两人是合扛着大头在前边,庆生伢提议先歇到右边街沿上给花轿让一让路。荣丫头一见花轿触景生恨,胸口胀得难受,恶念骤生,偏拗着:“屁!历来的规矩,轻担得让重担!”他逼着庆生伢一同横着扛棒扛着木头沿街心往前直闯,冲得迎送亲队伍四散,逼得花轿让到没法,撞进章记南货店,差点儿把店里柜台撞翻。荣丫头阴笑了,很有几分痛快。

      圆木扛到木匠铺,长个子施老板让挑脚们歇歇力喝碗茶。这小憩时间,庆生伢也是光棍,人也单纯老实,觉得刘扁头讨十八岁姑娘好奇,趁空跑到东街去看新娘子。去了回来,告诉了荣丫头:“真鬼,那新娘子白花水嫩的,真漂亮,像天仙美女。刘扁头真有福气!”

       荣丫头的胸口又发胀,心头随之泛起一股酸水,吊鸡眼不由一瞪:“稀奇什么!这种货色肯定会勾人,哪还会是原封的,说不定还养过私伢打过胎呢!”他心里还愤愤然:娘的,他刘扁头原来的老婆生的儿女都比讨的这个丫头大,都快当阿公、老丈人了,死了老婆还讨个大小娘摘朵鲜花。老子荣丫头二十五六岁,身强力壮,连个跛脚女人、寡妇都讨不到,女人的腥气都没闻到过,世间真是人比人气煞人。他姓刘的还不是凭有几个臭钱!其实,镇上人都知道,刘扁头的财不是凭自己能耐挣来的,三十多岁时还很穷,在常州城里学锦货生意时学到点打算盘记帐的本事,回镇上给恒茂锦货店当朝奉,拿几个薄钱养家糊口,到混不下去时,就拆祖上留下的旧屋砖、木变卖,在铺地的方块罗砖下,竟拆到了埋藏的十根头金条,每根十两,于是才做上大老板。

挑脚们小憩议论女人,施记木匠店有个五十岁左在的木匠师傅也停下手里活过来凑热闹。他叫祁三元,与挑脚们很熟了,他是个老色鬼,是玩女人的老手,说到玩女人,便劲道十足,常说得没边没沿。以前挑脚们歇脚喝茶,他也跟他们闲谈过过,曾经与荣丫头和庆生伢两个光棍开过玩笑,还给挑脚们讲过他搞女人的经历和经验,讲得十分具体透彻形象。上回就给讲了一次意外的桃花运:

      前年初秋一个晚饭后,他到东街外大河边闲逛,正逢常州开柳林的快班船靠码头搭人客人上岸,有个城里时髦打扮的年轻女子提着大包小包上岸后东张西望,迟迟疑疑地来到他面前,带着上海口音夹杂乡音遵称他“老伯伯”,恳求他说,她在上海纱厂里做工,这回父母写信叫他回来定亲,家住在长荡湖边的尹墅村,还有七八里路。天黑路远,她一人赶夜路很害怕,求他送她到家,她愿以两角银币为酬劳。他一见那姑娘细皮白肉打扮洋气,动了邪念,想都没想就满口答应送她。他帮她背了包同她上路,墨黑的夜里,走到四里多路,前不着村后不靠店,便突然站住说:“对不起,我不送你了,要回去了,送你这一半路,也不要你半块洋钱。”那女子发急:“伯伯,你答应送我到家的,怎么半路变卦?”他说:“我突然瘾头来了,要回家过瘾!”姑娘忙问:“是不是想吸烟?我这包里带着上海香烟,美丽牌。”她手忙脚乱地从包袱里掏出一包送给他。他平日是用烟筒吸黄烟,这美丽牌香烟,不光没吸过,看都没有看见过,倒听人说过是有身份人的人吸的好烟,若在平日,自然欣喜若狂要接下。这会儿把手一推说:“我不是烟瘾来,是想老太婆要跟她上床欢喜一番。”姑娘异常惊恐与害羞:“大伯,你这么大年纪,哪会这样?求求你,熬一熬送我到家,你马上就好回去嘛!”他装得一本正经说:“这哪能,我平时这种瘾头很大,比死都难过,不管日里夜里,哪怕正在做要紧活,只要瘾一来,我就要放开活赶回家。”姑娘急得哭了:“那我怎么办呢?”他接口说:“办法倒有一个,只要你肯……”那姑娘吓得双膝一跪:“大伯,这万万不能,你比我爹年纪都大。再说,我还没嫁人呢,求求你……”他把她的包往地上一放。“本来我也不能强要你,我回去了。”他转身装佯走。姑娘却急忙追上拦住他,哭着说:“大伯你不能走,我……” 他停下脚。姑娘痛苦地说:“我……我……这下算什么呢?”他笑笑说:“这有什么,在这黑夜里,就你我两个人,你又不会缺掉什么,鬼才知道。让我过足瘾,我保证送你到家,不少你一根毫毛。”随后他把她带进附近一个牛推水的水车棚里……

      老木匠说到这里,嘻笑着促狭地评述:“开始她时还抽抽泣泣像要上法场,到真干那事,我的功夫用上,不也就不哭不响随我怎样了?过后我送她到家,她娘老子还客客气气地烧三个白汤鸡蛋让我吃了回来,两个银角子照付,还给了我一盒美丽牌香烟呢!”

小伙子们听得心里奇痒难忍。荣丫头听着听着,浑身都似乎有异出怪样的火焰燃烧,真巴不得自己也遇上这种黑夜送时髦女郎的好事。

祁三元还讲了许多捉弄女人的绝招和沾女人便宜的窍门。特别讲了野场上看戏故意挤轧和逢二月初八日节场人挤时浑水摸鱼的经验。荣丫头听了不光心里痒叟叟热忽忽,也被点得开了窍。他盼着农历二月初八到来,盼着戏班子来演戏。

二月初八是慈山庙庙节,终于到了。

柳林镇有两座庙宇,一座是东街外过大河石桥的兴隆庵,略小些,其实是庵堂,当地人含糊其辞称之为“小庙”;一座是建在西街外一片偏高旱地上的慈山庙,规模稍微大些,当地人习惯叫它为“大庙”。大庙后院有棵高大的银杏树,五里外都能看见。庙的大殿就在头廗,殿内墙上全是五彩画的壁神,正中神坛上端着慈山菩萨。慈山菩萨是木身,穿着真袍戴真帽踏真靴,是黑缎绣花蟒袍、长翅乌纱帽和皂靴,两手搁在面前一张雕花长案上,右手里还握着一把折扇。整个穿戴的模样,就像戏台上宰相或六部尚书那样的高官大宦。他面孔赤如关云长,扫帚眉、铜铃眼、高颧骨突额角。看他貌相凶恶可怕,传说他心肠极好,多少年来一直保佑着柳林一带不遭大灾大难。还有传说,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初起事时在江南与鞑子兵开仗,兵败单身落荒而逃,后边有鞑子兵紧追不舍,眼看难以脱身,正好经过大庙,慌忙进去躲到慈山菩萨身后。鞑子兵进庙搜寻,菩萨案上一对蜡烛火突然放出奇光异彩,迷花了鞑子的眼睛,救护了真命天子。朱元璋登基当了洪武皇帝,不忘慈山菩萨救驾之功,特赦命凿制一对有一人高的白石大烛台,浇制一双抱粗五尺高的特大蜡烛,在菩萨生日二月初八这天,御驾亲临庙前,为菩萨庆寿。从此,年年二月初八开始,接连三天点上大蜡烛,夜里照得庙前一片光明。这三天也就成了庙节。三天过后,特大蜡烛就被溶化成两大缸红蜡保存起来,到下一年庙前再添加些新蜡复浇成原烛模样……世代相袭,直到如今依旧这样。

庙节连续三天,是柳林镇一年里最热闹的日子,四乡八镇甚至连常州、无锡都有三十六行的人来这里云集,一二十里内乡下人成千上万涌来,涨潮般漫得街里街外都是人挤人,小镇便像落进一个煮得沸腾的汤锅。人们都先给慈山菩萨敬香磕头,有还愿的,有求签问吉凶的,有求仙方治病的,还有祈求保佑的……庙前铁铸的三足大香炉里接二连三有大把大把檀香、线香投入焚烧,三天三夜都烧不完。檀香焚烧散出的香气四处弥漫,三五里外都能闻得到。这三天里,外地来的生意人在街里街外各处找缝插针摆下各种货摊,还有拉洋片、耍把戏、唱滩簧、各种玩艺杂耍都来凑热闹,地方主事的还特请这一带有名的小阿金京戏班来演出……四乡来的赶节人,除了烧香、买城里来的时新货、观热闹、看戏,也趁机聚聚亲戚、会会旧友。

庙节三天,荣丫头和同道的挑脚们都歇下不干活,也专门凑热闹白相。他怀着找机会从女人身上揩油沾便宜的念头。

他先来到大庙前麦石板铺的大场上。这里也有各种货摊,涌着成百上千男女老少。烧过香拜过菩萨的,一簇簇围着各种货摊、杂耍。有一处拥的人特别多,是无锡惠山泥塑摊子,用长条排门搁成两层梯形状,摆满各种泥捏上五彩的人物和动物:有观音、弥勒佛、福禄寿三星、八仙、关公、赵公元帅、和合二仙……有猪八戒背媳妇、田螺姑娘、穿旗袍的时髦女郎、姐妹看灯……有额头有“王”字的老虎、抱大青菜的红眼白兔、围红兜肚抱大公鸡的胖娃娃、花斑小猫小狗……一个个都胖乎乎团头团脑的,都很讨喜。尤其可爱的是大头“阿福”,傻头傻脑,一脸憨笑脸,惹人喜爱。摊前距五尺光景,横一棵粗毛竹拦着,齐腰高。这摊主要是供人“套人人”玩的,花三个铜板,摊主便给十只茶碗口大小的黄藤圈儿,你站在拦着的毛竹外边,扔藤圈往喜欢的那种泥塑玩艺上套,套中了,归你,不用再付钱买;套不着,三个铜板就算白扔了。一个人在扔藤圈“套人人”,围看的人都全神贯注,一个圈落空,人群便发出一阵“呀”的惋惜声……这人群里,挤着好些年轻女娘家(女娘家,柳林方言,即指结过婚的女子)和大小娘(即没结婚的姑娘)。荣丫头来到“套人人”摊前,并不留心观赏泥塑,边瞄着人堆里的女人边往里挤。他挤近一个女子,心砰砰猛跳,想着怎动手,忽然闻到一股浓烈的檀香气味,心微微一颤:这地方正对着庙门,坐在大殿正中的慈山菩萨眼睛正好看得到,莫不要惹恼菩萨遭上什么灾难!他两只插在夹袄袋里的手不敢伸出来放肆了,看看套泥人倒还有趣,就干脆掏出三个铜板买十只藤圈。他朝摊上的泥玩一一打量了一遍。人家套泥人都挑最大价钱最贵的。他荣丫头可要挑最对心路最合胃口的,瞄中的是田螺姑娘——传说她最喜欢讨不到老婆的穷光棍;也看中姐妹看灯和穿旗袍的时髦女郎。他想:这三个,若是真套上哪个,说不定就能显个吉兆能讨上女人的运气呢。他两眼对那三样轮流盯看着,把藤圈一个一个扔了出去。那藤圈娘的真怪,明明瞄准套上去的,眼看着能套中,不知怎的,一弹又跳得落到旁边,他扔完十个藤圈,还好,套着了那个时髦女郎——好兆头!

荣丫头高兴了好一阵子,手捧那泥人时髦女郎,在街道上人流里游游荡荡,来到街中偏东的裕德堂妇科药店门口。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8-8-14 9:59:10编辑过]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坡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终身成就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创作大师奖
您的文章总会让人赏心悦目,继续努力哦!无限贡献奖
为无限工作室做出巨大贡献的奖章!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16648 积分:83880 威望:1000 精华:133 注册:2004-8-9 16:01:5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8-5 22:02:33

     

     柳林镇街道狭窄,连两边街沿石只有丈把宽,唯有这裕德堂这地段街心有个鸭蛋形小池塘,长不到三丈,宽约两丈,这就把这段街道分劈成两边,形成环状。五开间店面往后缩了三四丈,门前有块石板铺的场地;对面隔小池塘的石腐坊、肉店、小酒店一排房子,也后缩了一丈多。

    镗锣噹噹噹敲着,头上套上个辫子箍,假辫子断头处和中段各扎了个结,两结之间掰开成箍套在头上,前头的粗结,像个头;脑后的辫梢往上翘着,随头转动一晃一摇,像条鱼尾巴;脸上还擦着两块鲜艳的胭脂,嘴唇涂着口红,男不男女不女的模样,十分滑稽,令人发笑。旁边那个三十多岁手里拿着小型简易的手风琴,两人是-搭-档。他们旁边摆着十来个玻璃盖着的方木盘,里边全是大小不一包装各异的各种方块梨膏糖。这是常州城里来的,小得林百草止咳梨膏糖,说是祖传用秘方配草药熬制的。百里內老少皆知。小得林梨膏糖要以说唱卖糖。干这一行的要有两套本事:一是按秘方熬制梨膏糖,治咳嗽哮喘能有奇效;二是要能说会唱,有把死人说活的能耐,有说说唱唱把愁脸逗笑的口才。小得林是常州梨膏糖的牌号,也是开创这行的宗师的艺名。凡投进这行的徒子徒孙,不论原本姓张姓李还是姓王,全得有个艺名叫小得什么。卖糖说唱为逗人乐,全不是正经编撰的言词,大都是随口即兴而出,有时会胡说八道,常州人也就习惯称之为小热昏,意思是发烧头发昏说胡话;然而,人们都喜欢听。      

     那头戴龟辫的是小得林的传人“小乐林”。他小锣一停,挥动敲小锣用的竹板,开腔唱了起来,词还故意用苏北话唱:

                  小小的洋琴吱呀叽嘎响啊,

                  各位听我唱开场啊……

其实,在这里摆一天摊,他不知要开多少次场。唱两句停一停,旁边的配角就拉动称为“洋琴”的简易小手风琴,配上过门:咪来咪来哆啦。乡下人听起来,就是“叽呀叽的刚啊”。人们年年来听“小热昏”,总是听不够,听了还学会几句唱词平日消遣,还嘴巴代替“洋琴”配上过门“叽呀叽的刚啊”

这时,小乐林又边做怪模样边唱:

                 百草梨膏甜又香啊

                 医治百病赛仙方啊

洋琴拉过过门,他接着唱:

                 裁缝吃了我的梨膏糖啊,

                 衣裳做得蛮灵光啊;

                 要是不吃我的梨膏糖啊

                 领子做在裤子裆啊。

人们开始笑。小乐林贼眼朝人堆里一扫,盯住一个年轻女子:

                 大姑娘吃了我的梨膏糖啊

                 嫁个发财的白面郎啊

                 要是不吃我的梨膏糖啊

                 下头要生杨霉疮啊

人们笑出了声。小乐林又盯住一个小伙子:

                小伙子吃了我的梨膏糖啊

                讨个漂亮大小娘啊

                要是不吃我的梨膏糖啊

                一世要把光棍当啊

又唱:

                瞎子吃了我的梨膏糖啊

                夜里走路眼亮啊

                要是不吃我的梨膏糖啊

                一脚踏进茅屎坑啊

                ………

      站在人堆里的荣丫头听到这里,心头爬满千百条小虫,忍不住挤到一个年轻女子背后,借人挤动的势头,将前身和那女子贴紧。其实两人身体隔着好几层衣裤,他竟也会觉得女子身上有股奇特的魔力传过来,搅得他全身生出一股异出怪样的冲动。那冲动不一会又涌聚到那个特有的部位上。那部位便变得硬梆梆,顶到那女子后边。顿时,他像渴了三天唇焦口燥嘴里终于有一滴滴凉水滴入,有三分从未有过的解渴,更有七分得不到痛痛快快牛饮的难受。他入迷了,尽量朝前使劲顶着。

      那女子突然转过身来用臂托把荣丫头一搡,亮出一张横眉怒目的脸蛋:“你这下流坏,真不要脸!”

周围人全把目光投向了荣丫头。

      荣丫头的魂魄被猛地抛到半空中又一下摔到地上,不过,只-瞬间,他浑道道的脑子突煞一下变清爽。他真想耍蛮泼口骂串粗野话反进一招,怎奈那特殊部位容易当众露馅出丑。他灵机一动,想到手里拿着套得的泥人时髦女郎,忙把它抬到胸前一亮引住大家目光,一本正经地对那女了说:“你别乱骂人,不就是这东西吗?我专心听唱小热昏,哪里晓得它会碰到你什么要紧地方!”

      这一招,总算糊过了关。但毕竟吃了点惊吓,心反而虚了,之后转悠到北边后街,经过露天常州摊簧演出的场子,听了演唱的下流戏目《十八摸》,心里虽如又有火烧,看到旁边有模样俊俏的女了,想动手混水摸鱼,终究怕当众出洋相,不敢出手。

      倒是当天夜里睡下做了个梦,和一个不相识从示见过的女人着实快活了一番,到醒来裤子上湿了一大片。

荣丫头二十六岁这年夏天,苏北老家有个表姐来到他家,这位叫玉花的表姐是他姨母的女儿,二十七岁,出嫁八年没有生孩子,听说这江南柳林镇裕德堂妇药店妇科郎中医术高明,赶来求医买药,顺便看看江南的姨母、表弟。表姐玉花就了医买了药,得先服十帖药再复诊一次,她不便回苏北十天服完葯再路远迢迢赶来柳林,只能留在荣丫头家住下煎药吃。再则荣丫头家虽穷,毕竟落在这苏南富庶的鱼米之乡,平日吃的,大都还能维持大米烧的干饭厚粥,比苏北老家终年一日餐吃无米大麦糊粥加粗杂粮好得多,也想留下多住些日子。

      柳林镇一带农家历来兴种瓜,几乎家家都有瓜田。这里西瓜品种平常,比不过常州西门外西横林的“横林瓜”,但柳林一带香瓜品种特多,如皮白如玉的“白小娘”,皮青肉绿的“青皮绿肉瓜”,体小形如鼠头的“老鼠瓜”,形似柿子的“柿子瓜”,肉酥如香蕉的“奶奶亨”……诸多品种都是又香又甜,味儿还各有特色。最出色种得最多的是“黄金瓜”,瓜皮金黄澄澄,瓜肉色如绝色美女的肌肤,吃口香甜无比。这黄金瓜名扬整个苏南,京沪线上各城市都有船来贩运。这入夏时节,香瓜上市,四乡八村种瓜人肩挑独轮小车推,涌向柳林街头。小镇里外,到处都是瓜摊,镇东大河船码头边场地上,堆出一座座瓜山。这季节,柳林满街被瓜装点得金灿灿,使本来灰扑扑的小镇变得鲜艳明亮。瓜多,贩卖瓜的人也多。这段时间,荣丫头在帮挑瓜装船空余时间,也时常用两只苗蓝挑一担瓜到隔乡邻镇去卖,赚点外快。

      荣丫头到隔乡埠头镇卖光一担金瓜,傍晚空担回到柳林,路过中街鱼行旁边邱记小酒店。邱记小酒店确实小,是单间门面,旁边正好有块空地,便用毛竹、芦菲搭了个凉篷,也放两三张台子。施记木行的木匠祁三元正好在喝小酒,邀他也喝几盅。荣丫头卖瓜赚了些钱,就放下扁担箩筐坐下喝点小酒小乐为一回。要了一小油炸碟花生米,一盘豆腐干,四两(相当于现在的二两半)烧酒,与祁三元拼在-起边喝边聊起天来。

      祁三元这老家伙三句话不离女人,又讲了两个他自己的风流故事,还问荣丫头有没有近过女人身。荣丫头沮丧地揺了头,祁三元便取笑他真没用。他被触到心头痛处,感到屈辱,胸中猛升起-股无名怨气,一大口喝掉了盅子里的酒,把酒盅倒满,又一饮而尽,又再向老板要了四两烧酒。按理他和他老子一样,酒量不小,白酒能喝一斤,不过平时不常喝,可是今天由高兴变奥丧,猛喝了半斤,浑身便发热,竟有了三分醉意。祁三元一直说他那本歪经,鼓动荣丫头见机会要先下手为强,把生米煮成熟饭就结了。荣丫头听得也烦躁了,饮完最后一点酒结好账,挑起空箩筐就走。

      柳林这一带人夏天每天傍晚都要洗澡落汗,家家都备有一个木头箍成用于夏天洗浴的楕圆形长脚盆。荣丫头想先回家洗把热水浴,落落一天出了多次的汗水。

      荣丫头回到自家茅草屋前,放下空苗蓝担子,见门关着,喊了两声“娘”没听到答应,就去推门。轻推门动却不开;重重一推,一张顶着门的小竹椅倒向一边,门开了。这刹那,他眼前突现一个使他大为震惊的景象:表姐玉花正在木盆里洗澡,刚巧擦干身子站着要穿衣裤,一只脚站在盆里,一只脚已伸进盆外的鞋子,全身赤条条一丝不挂,似乎也惊惶失措,连忙用浴布遮住女子最要紧的部位,尽管日头已将落山,屋里暗洞洞的,荣丫头神经头次经受到这种强烈的刺激,眼睛似乎看得特别清楚。荣丫头家一间茅屋只有两张直角搁的竹床,都只不到三尺宽,晚上睡觉,玉花表姐便只好跟他娘两人挤在一个帐里。好在荣丫头大多数不下雨的日子晚上都把竹床搬出来,临时搁在露天里,先是三人都坐在竹床上乘凉,用芭蕉扇或蒲编的扇子拍赶着蚊子,到黄昏过后凉快些了,荣丫头妈和玉花表姐就回家睡,荣丫头一人就睡在露天里,旁边上风头(来风的方向)位置用麦草、堆成一小堆,点着火再用麦壳、麦芒加艾草压住火焰火苖变成熏烟,随风朝竹床这边飘散着驱赶蚊子。这些日荣丫头并没有明确感觉到表姐作为女人的诱惑力,没有生过洋盘念头。而这瞬间看到表姐这样,头一阵眩晕,耳边顿时响起祁三元的那些鼔动的话,他娘又正好不在家,酒又壮胆,他浑身血液一下子上升到沸点,随手把大门关上栓好,饿虎扑羊似的扑向表姐,把她紧紧抱住,喘着粗气说:“姐,我从来还没那个过,你……你就给我一回吧。”

      玉花也慌得六神无主,喃喃地说:“弟,这……这不好,不能啊!”

      荣丫头欲火已燃烧到枪打刀砍都不顾的程度,把表姐抱着推倒在床上。表姐没硬犟也没怒喝或叫喊,依然只说:“不好啊,不能啊……”荣丫头可以顺顺当当痛快一回尝尝人生极乐的滋味了。当他完全可以成功关键那刹那,过于激动,竟然没法成功。他丧气透了,为什么会这样?他想来想去,没有别的原因,看到行灶后墙上贴着灶王爷像,心里一惊:肯定当时是当着灶王爷面,亵渎了神灵,该是灶王爷阻止了。

      第二天,表姐就带着没服完的药动身回了苏北。

      过后好多天,荣丫头觉得自己有点混张,还老是有些惶惶不安,担心灶王菩萨降灾惩罚他。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8-8-14 11:41:31编辑过]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月冷清秋
  3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版主 帖子:1587 积分:7693 威望:0 精华:13 注册:2012-11-26 16:36:2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8-10 19:50:04

真有地方特色!
[此贴子已经被西坡于2018-8-14 11:39:53编辑过]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坡
  4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终身成就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创作大师奖
您的文章总会让人赏心悦目,继续努力哦!无限贡献奖
为无限工作室做出巨大贡献的奖章!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16648 积分:83880 威望:1000 精华:133 注册:2004-8-9 16:01:5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8-14 11:45:00

以下是引用月冷清秋在2018-8-10 19:50:04的发言:
真有地方特色!
]

稿稿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月冷清秋
  5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版主 帖子:1587 积分:7693 威望:0 精华:13 注册:2012-11-26 16:36:2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8-19 20:33:37

过后好多天,荣丫头觉得自己有点混张,还老是有些惶惶不安,担心灶王菩萨降灾惩罚他。————混账

 

做 了坏事的荣丫头,不反思自己的恶劣,担心灶王惩罚他,可见他的愚昧未化。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坡
  6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终身成就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创作大师奖
您的文章总会让人赏心悦目,继续努力哦!无限贡献奖
为无限工作室做出巨大贡献的奖章!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16648 积分:83880 威望:1000 精华:133 注册:2004-8-9 16:01:5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8-20 14:29:01

便饿仲<子.>""

 ""为""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8-8-20 16:27:52编辑过]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官运》2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