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涛声文学论坛阳湖泛舟涛声书斋 → 常武文学史撷说:一、两汉时期1


  共有72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常武文学史撷说:一、两汉时期1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坡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终身成就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创作大师奖
您的文章总会让人赏心悦目,继续努力哦!无限贡献奖
为无限工作室做出巨大贡献的奖章!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16648 积分:83880 威望:1000 精华:133 注册:2004-8-9 16:01:54
常武文学史撷说:一、两汉时期1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8-2 21:23:06

 

一、两汉时期

      东汉时大史公司马迁和大思想家王充各有-段文字记及春秋时的吴王寿梦第四子季札,春秋时期常州称毗陵属吴国,季札封于古延陵——即今常州,成为常、武进有文字记载之第一人。贤人季札三让王位,历来被认为品德高尚,太史公司马迁《挂剑徐君墓》和王充所作《路遇披裘公》,均为后世传颂。这在汉代,两位作者虽然不是常武地区人,但写了最早与武进有关的作品。司马迁虽是史学家,《挂剑徐君墓》《路遇披裘公》,记述的事件过程,有中心事件,故事情节和细节描写,有人物形象刻画,提倡一种品性,在那个时期,说它纪实小说似也无不妥;也应属文学作品。故按笔者理解应纳入常武文学史。


司马迁《挂剑徐君墓》

原文

季札之初使,北过君。徐君好季札剑,口弗敢言。季札心知之,为使上国,未献。还至徐,徐君已死,于是乃解其宝剑,系之徐君冢树而去。从者曰:“徐君已死,尚谁予乎?”季子曰:“不然。始吾心已许之,岂以死倍吾心哉!”

注释:

    ⑴选自《史记·吴太伯世家》题目是编者另加。⑵使——出使,即当国家委派敀使者出访,此作动词。⑶北过——即往北经过。⑷徐君好——徐君喜欢或羡慕。⑸为使上国——但还要出使其他大国。⑹未献——没有送。⑺还至徐——(出使完)返回又经过徐国。⑻冢树——冢,即墓,是指墓旁的树。⑼尚谁予乎?——还送给谁呢?⑽不然——不对。⑾倍——通“背”,即违背。

译文:

季札第一次出使,路过北方的徐国。徐君十分喜欢季札(身上所佩)的剑,但是却没有说出来。季札心里却知道(徐君喜欢自己的剑),但是他还要出使到别的国,所以没有送给他。(后来他出使完后)再回到徐国,徐君已经死了,于是解下宝剑,挂在徐君墓前的树上。他的随从说:“徐君已经死了,这是要送给谁呢?”季札说:“不是这样的,我当初心里已经决定要把这剑送给他了,怎么能因为他死了而违背自己的诺言呢!”

 

撷说

      司马迁写此文是作为史实记载的。这有人物、事件、情节、细节,属人物传记,可以视为中国最早也最完整的纪实文学,即纪实小说。

      太史公的治史态度严谨,坚持尽可能客观的,未刻意加明显的主观好恶无褒贬色彩。然而也可以看出基本上对季札挂剑的行为是肯定了季札恪守诚信。这件事确实能说明季札主观上讲诚信的非同寻常的坚定程度。

      然而文章流传,以他这种诚信要后人——尤其是当今人当作范例效仿,却难有可能性。他只从徐君眼神中看出羡慕他的佩剑,自己心里已决定出访完了返程相赠,回到徐国诚心诚意去赠剑,此心诚之念也有了行动,十分执着坚定。然而徐君己死,他执意把剑挂到其墓边树上以表践行,本为还徐君之愿,行为却叫人难以理解。徐君生前并不知他心里已有回程赠剑之愿,更未相互有约,既然他己故,季札即使把剑挂在树上,并未如徐君之愿,已无法让徐君满意;这种“诚信”究竟是在向谁表示?

      当然,如果徐君依旧健在,与季札有明约,徐国若有受侵之危,吴国便出援手相助;而后徐君作古,儿子接位后有别国来犯,季札依旧守诺带兵救徐,这出于公心,是上乘的诚信;如果徐君生前言明为儿子求剑,季札表示了承诺,季札回程时即使徐君已故,依守信把剑赠予徐君之子,也是恪守的诚信。然则徐君求剑是恋物,是个人欲望,即使明说了,季札有何必要何要允诺,是为两国修好还是满足徐君私欲?季札是否是这样的习惯:自己的物品只要別人羡慕,即使未言明索要也要许诺相赠?

      这种未与对方约定只是自己心里意愿去满足对方欲望,实在是:一,只可以说“诚”,与信似乎说不上有什么关系,而且迀腐,还有点傻巴拉叽。二,对方已作古,不可能感觉他的诚,再去把剑挂在其墓地树上,真是傻到超乎人想象的程度。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随从又加劝阻说:“徐君已死,尚谁予乎?”他依旧执意坚持:“不然。始吾心已许之,岂以死倍吾心哉!”他只是执念于自己心里许过的愿。其表白,实质是为自己而非为徐君。如果他真是才华出众而并不是傻,也是-种智谋,即挂剑是做给徐国人看的-场戏,用现代人说的是十足的“作秀”,以感动徐国众人,就如刘备把赵子龙救出的阿斗往地上摔,那便是伪诚信。

      更令人疑惑的是,当今许多“研究人员”拾前人牙慧赞颂季子挂剑的诚信,地方官员也无暇细思深究,盲目受其鼓动,也在会上言称季挂剑诚信,却不知他们口头推颂的这种诚信,究竟有没有想过能否影响当今人的品性?当今的人们为利益普遍视诚信如粪土,是不是能把季札这迂腐“诚信”这当一回?21世纪人类文明的人际关系提倡的是契约精神。季札与徐君这种无契无约的“诚信”,这种本来就歪了的“经”,岂能令人信服,在台上给大家念的人自已信吗?会身体力行吗?

      这个故事是太史公所记述,是史实还是传说,未作查考。季札生于公元前576年,司马迁生于公元前145年,这个故事经过431年传到司马迁生活的年代,可靠性哪还能百分之百!

      其实,太史公记述,并没有加主观评价,没有褒贬,只是提供他所捜集到的“事实”,仅是供“奇文共欣赏,异义相与析”,只能作为供后人分辨和思考的例子。硬要把季子这种迂腐透顶的行为推崇为诚信的典范,实是标准的自欺也欺人。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8-8-2 21:23:44编辑过]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黄河之水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
等级:版主 帖子:8295 积分:17625 威望:10 精华:10 注册:2005-9-10 10:50:5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8-16 22:15:13

现在一些考古发现,特别是古墓中的文选,许多证明史记有错误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常武文学史撷说:一、两汉时期1








签名